分类
新闻时事

临安男子发现奇石:不重、很硬,样子非常奇怪

临安多山,山多陡峭,高坡之下有美石:鸡血石、田黄石、湍口乌金石……

不过,今天要讲的主角,可能比这些石头更“厉害”,因为它的市场价可能比钻石还高。当然,这还是一个未知数——因为谁都不敢打包票它到底是什么石头。

大概两周前,临安一位村民在河桥镇、湍口镇交界处的溪边山脚发现了一块墨绿光泽、几无杂质且外表光滑的石头:不重,很硬,样子非常奇怪。几个爱石头的朋友被请来帮忙,你一言我一语:难道是玻璃陨石?上网查,对照资料看,外观、特征、颜色等都很相似。

真的是玻璃陨石吗?他们不太敢相信,因为按照拍卖的价格,他们可能会一夜之间变成富翁。

在国际市场上,像火星陨石、月亮陨石、玻璃陨石,价格都已经达到了每克过万元。2013年6月的香港陨石拍卖会上,一颗玻璃陨石以2200万的价格成交。而村民捡到的这块石头有将近1.6千克!

山雨后的一声巨响

奇异石头现身

半个月前,临安人胡超桦(化名)开始变得神神叨叨:饭不香、睡不稳,整天就抱着手机看,皱着眉头若有所思。偶尔还会接听一些“神秘”的电话:压低声音,说的都是“高温、光滑、空洞”之类的词。

这种变化,是因为一块石头。

10月22日,胡师傅去了临安河桥和湍口交界处的一个村庄,村后的山湾里有一条河,河道里有石头——他今年50多岁,是一个喜欢石头二十来年的人,得空就会去小溪小河边走走。

“前段日子这里发过洪水,水退石出,可能会有好东西。”他在头一天晚上听人讲,暴雨的那个晚上,很多村民听到了山体滑坡的声音。

沿小溪逆水走五六分钟,有一大片山体没有了,断面呈现一个超级大的半弧形。

这里并没有出现他想要的美石,除了黄土似乎什么都没有。正想走,胡超桦眼角的余光扫到了半弧形山体上半部的一个地方。“很显眼,因为那个地方有十几个平方米区域的土,颜色是红的,跟周边黄色的土壤反差很大。”他本能地觉得会有稀奇事发生。

慢慢地爬到了那个位置,他看到了一块黑色的石头。

“两三斤重的样子,长宽约30厘米/15厘米,外表凹凸但很光滑,深黑色或者说墨绿色,非常纯没有任何杂质,断面是一圈圈的水波纹状,就像黑色的玻璃。”他说,红土比较松散、干燥、几乎没有黏性,像被高温烧过。

捡石头好多年,这样的石头,他第一次见。

如果是玻璃陨石

将值1600万元

又有一件小事引起了他的好奇心。

石头捡回来的第二天,胡超桦的妻子想把石头挪个位置。在搬动的过程中,“呲”的一声,桌子上的玻璃竟然被划开了。“我老婆可能有点急了,没注意,石头划开了玻璃也割破了手。”

先是网上识图,得到两种可能:第一种是“黑曜岩”,第二种是——玻璃陨石!

“我按照网上的说法试验过,黑曜岩是划不了玻璃的,而我捡到的石头很轻易就能划开,所以……”

真的是玻璃陨石?胡师傅的心砰砰跳,这个时候他已经知道,这种石头在强光下会反射点点蓝光。网上说这种陨石以克计,市场价格高于钻石——如果按照1万元/克计算,他这块重约1600克的石头能值……

几个玩石头的好朋友被胡超桦紧急邀来帮忙,分头查资料、问行内人,谁心里都没有底。

“陨石爱好者”微信群里,绝大部分“鉴定大咖”认为,这就是一块玻璃陨石。

疑似陨石到底在哪捡的

老胡就不告诉你了

胡超桦和他的石友约定不许带其他人再去现场。一方面他们希望知道具体地点信息的人越少越好;另一方面他们希望有足够的时间对石头的真实身份进行核实。

“知道我们捡到了疑似玻璃陨石的人有很多,但他们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捡。”胡师傅说,最近半个月几乎天天有人来问他捡石头的确切位置,人人都想要一块“从来没有见过的石头”。

除了第一拨被他请来帮忙鉴定的石友外,他没有再对任何人讲。

因为没有确定这块石头的身份,目前胡超桦和几个石友说好,共同去找权威机构进行鉴定。“如果确定是玻璃陨石,不单单是经济价值,科研价值也非常高。”

钱报记者试图介入帮忙,但杭州目前还没有专门的陨石鉴定机构,部分有能力鉴定的研究机构却需要切片,所以只能联系其他地方。

此前,钱报记者曾采访过十多年前考察过湍口矿产资源的临安区国土资源分局的叶樟良,他说临安的美石基本上都聚集在玉岩山脉,宽不到1公里,长不到20公里。湍口离玉岩山脉不远,存在美石的可能。至于是否陨石,他觉得需要进一步关注这些石头的形成、成分、特性。